三期平特肖至少开一期
意趣天成境自雅 不泥古法氣韻新
  來源:黑龍江日報客戶端  作者:董云平
2019-04-30 17:31:01

在“中國書畫30家巡展走進黑龍江”展廳里,看到了我省畫家荊桂秋的作品《老芽發新芳》。一如他以往的畫作,畫面清新質樸,溫暖愜意,充滿生機,一只慵懶的貓,在暖暖的春光下,臥于堂前繁花旁,仿佛醉于馥郁的花香。而或嫣紅,或初綠、或鵝黃的,但均是淡淡色彩的花兒,嬌而不艷,輕搖花枝,仿佛借微風傳遞著濃郁的花香。畫作右上方,是畫家的題詩——“老芽發新芳,風姿媚春光。嬌蕊爭吐艷,滿堂醉花香”,與畫作相映成趣。

demo.jpg

《老芽發新芳,風姿媚春光,嬌蕊爭吐艷,滿堂醉花香。》

中國畫 138×68cm   荊桂秋

此刻,腦海中不禁浮現出荊桂秋的諸多作品,《冬去春回鄉》《籬落花草芳》《春水綻紅芳》《沼澤濕地泥土芳》……皆是如此,暖景暖情,自然純樸,沁人心脾,讓人突然發覺,生活中,美,無處不在。

羅丹說:“生活中不是沒有美,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。”對生活的熱愛,對生活中美的敏銳捕捉,讓荊桂秋的眼中處處是風景,處處是美。他曾說,回憶童年故鄉的夏天,藍天白云,無垠的草地,在河水中游戲、捕魚,在稻田里抓蜻蜓、蟈蟈……大自然的美深深陶醉了我的心靈,在我的心里埋下了藝術的種子。

demo.jpg

《籬落花草芳,翩翩任悠揚。得意展紙墨,淋漓盡癡狂。》

中國畫  138×68cm  荊桂秋

他用畫花鳥表達對生活的熱愛,用花鳥畫作品抒發自己的樂觀情趣。觀其畫作,煙云雨露、蝴蝶蟋蟀、雞雛野鳧、稻穗蘆葦、山花野果,甚至農具瓦舍、藤編竹席、籬壁草籃,無不清新質樸,蒼潤靈動,生機勃發,沁人心脾。畫面淳樸自然,毫無矯揉造作之感。無論是聚精覓食的雛雞、睡眼惺忪的野鳥,還是閑居枝頭的蟋蟀、弓足欲跳的蚱蜢;無論是隨風搖曳的紅葉花、奔放盛開的秋菊,還是吐蕊的薔薇、含苞的丁香,都有稚趣天成之感。花木蔥郁勃發,禽鳥形神畢現,一花一葉、一禽一鳥,都能讓人感到畫家平淡天真、從容坦蕩的赤子之心。

demo.jpg

《秋水豐滿江,稻香飄遠方。爭啄翩躚舞,不思南歸鄉。》

中國畫   138×68cm    荊桂秋

畫如其人,在他這里又一次得到了印證。因為幾次筆會,得與荊桂秋有過幾次接觸。他,是一位樸實真誠的人,卻對藝術有著一種執著的勁頭。說起畫兒,立時喜上眉梢,不擅言辭的他開始滔滔不絕;拿起畫筆,立時神清氣爽,筆走游龍,仿佛一切盡在胸中。也正因此,他的畫風完美詮釋了什么是意趣天成境自雅,不泥古法氣韻新。

花鳥畫在唐代就已獨立成科,但真正的寫意花鳥畫在元代才出現。而到了明清以及近現代時期,大寫意花鳥畫蔚然成風,逐漸達到頂峰。明代的沈周、陳淳、徐渭,清代的石濤、八大、任伯年、虛谷,近現代的吳昌碩、齊白石、潘天壽、李苦禪、朱屺瞻等,可謂大家輩出,各領風騷,蔚為壯觀。

demo.jpg

《瑞雪飄落兆豐年,蒼松翠柏立天澗。傲雪紅梅爭春艷,雄鷹展翅云漢端。》

中國畫  138×68cm    荊桂秋

但是,時至今日,由于各種原因,大寫意花鳥畫創作并沒有延續這種盛世景象,在這種狀況下,荊桂秋的大寫意花鳥畫卻獨樹一幟,純然獨創,率意自然,令人耳目一新。他善于思索,認識到誰能重視傳統,誰的藝術之路就能走得越遠越寬,他也認識到有成就的畫家都是在繼承中發展的。于是,他努力吸取傳統中的精華為他所用。他牢記石濤“筆墨當隨時代”的觀點,沒有將臨摹中學到的技法直接應用到創作中去,而是反復嘗試,有感而發,畫自己想畫的東西,在表現技法上積累了不少自己的經驗。所以,中國美術學院教授徐家昌評論說,他的作品渾厚大氣,既吸收了古人寫意畫簡煉概括的筆墨表現技法,不作過多的描頭描腳,又不同于一般文人畫通常表現上的過于簡潔,我們在他的作品中看不到哪家哪派,看到的只是荊桂秋自己。他常用一種短而闊的筆線來描繪對象,常是中鋒落筆,用筆厚重水墨飽滿。也許這比較適合他所表現的山花野鶩田園風物,反正我感覺他畫的竹籬、籮筐等等,表現得恰到好處。

demo.jpg

《柳綠咉波光,盼君早歸鄉。樹巢哺新生,戲水鬧清江。》

中國畫  138×68cm  荊桂秋

傳統花鳥畫怎樣才能畫出新意來,是荊桂秋一直在思考的向題,所以他在筆墨、構圖、題材等表現上非常重視。他熱愛生活,熱愛大自然,平時十分注意觀察,覺得周圍的一切都可以入畫。他不但畫各種農作物,各種家禽、昆蟲、小魚、蒲公英、車前草,還畫竹席、籮筐,籬笆、水塘、屋檐、墻頭、場前屋后,似乎都是不經意間信手拈來,放入畫中。所以他的畫面在他的匠心獨運之下,不同于一般的花鳥畫,顯得真切而自然,有著濃厚的生活氣息。

demo.jpg

《清虛脫塵俗,相忘草木中。戲水逍遙樂,莊周夢境游。》

中國畫 138×68cm   荊桂秋

更重要的是,荊桂秋深得大寫意花鳥畫的真諦與精髓,達到了“畫到精神飄沒處,更無真相有真魂”的境界。大寫意花鳥畫作為中國畫的一種獨特形態,有其深邃的歷史文化內涵和高難度的藝術形式,其最關鍵之處就是對“意”的提煉和追求。縱觀荊桂秋的畫作,意存筆先,畫盡意在;他懷著真誠的心去體驗生活、寫生創作,然后再心手合一,形簡意真,將客觀對象之“形”創作出來,通過客體之“形”來抒寫胸中之“意”。他的大寫意花鳥畫,花情鳥姿意味無窮,可以看出他在創作時完全進入了一種心遙意遠、怡然自得的境界,無論花鳥魚禽,都能從中窺見畫家筆墨的自由精神。

荊桂秋很好地將筆性與天性融為一體,沒有削足適履,改變本色,他的研習和創作才不失自我,才有屬于畫家自己的面貌,這一點十分可貴。見筆見性是中國畫藝術表現的原本狀態,也是藝術家該有的境界。

(編輯:楊銘  責編:晁元元)

demo.jpg

三期平特肖至少开一期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组每天必出号 吉祥彩彩票苹果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基本走势图百度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 上海百搭麻将图解 qq分分彩全天计划软件 排五玩法奖金规则 江西时时彩事件结果 湖北快三跨度走势图图表 宁夏11选5走势图